科学家质疑美国“昆虫同盟计划”系变相研究生物武器

利来国际最给力的老牌

2018-10-31

  研究人员在上周四发表于《科学》上的一篇意见书中指出,美国政府需要更好地阐释在和平时期开展昆虫同盟计划(InsectAlliesproject)的合理性。

该计划旨在提高作物应对干旱与疾病的能力。   该论文的共同作者、德国马克斯普朗克进化生物学研究所生物学家盖伊雷弗斯(GuyReeves)认为,比起被用作农业工具,这项技术更可能被用作杀灭作物的武器。   新浪科技讯北京时间10月16日消息,据国外媒体报道,研究人员在上周四发表于《科学》上的一篇意见书中指出,美国政府需要更好地阐释在和平时期开展昆虫同盟计划(InsectAlliesproject)的合理性,以免被理解为针对他国的敌意之举。 还有专家表达了对该研究道德与安全方面的担忧。   该研究试图将一些保护性状移入已经长成植株的作物体内。

这与目前广泛运用的转基因技术不同,转基因修改的主要是作物种子,作用时间发生在其发育为植株之前。 美国军方研究机构称,该计划的目标是保护美国的食物供应,利用昆虫使作物感染特定病毒,从而加强作物应对干旱、疾病和生物恐袭等威胁的能力。

  食品安全就是国家安全。

美国国防部高等研究项目计划局(简称DARPA)该项目主管布雷克贝克斯汀指出。

美国国务院称,该项目只作和平目的之用,并未违反《禁止生物武器公约》,美国农业部也有科学家参与其中。

该项目目前正在封闭实验室中进行。   这项技术有多种作用方式。 在第一阶段,蚜虫(一种以植物汁液为食的小虫子)会使植物感染一种病毒,从而使植物拥有某个新性状。 但研究人员还在观察病毒是否会改变植物基因,让植物能够永远拥有对抗某种风险的能力。   但该研究也使许多人倍感忧虑。

他们这是要通过昆虫开展大规模转基因。 美国黑斯廷斯中心生物伦理学研究所的伦理专家、转基因技术研究者格里高利凯布尼克指出。   他并未参与《科学》上那篇论文的编写,但他表示,昆虫同盟技术最后可能会造成毁灭性影响。

他质疑了控制这些昆虫及其携带病毒的可行性。

对于体型非常微小的物种,比如昆虫和微生物,一旦将它们释放到农田中,也许就不可能将其清除了。   斯坦福大学医学与微生物学教授戴维瑞尔曼博士认为,该计划可能招致其它国家的恐惧,担心他国会蓄意破坏自己国内的作物。

不过瑞尔曼称,该技术的确有可能帮助农民抗击严重的作物病毒传染,或保护作物不受生物恐袭的破坏。

由于昆虫常会传播作物疾病,瑞尔曼表示,DARPA是在利用昆虫本身的生物特征,将它们招为同盟,由它们来传播有益性状。   DARPA也许并不是个家喻户晓的机构,但它曾在互联网的研发中扮演了重要角色,并视研发关键新技术为己任。 该机构于2016年宣布了昆虫同盟计划。 但该论文的共同作者、德国马克斯普朗克进化生物学研究所生物学家盖伊雷弗斯认为,比起被用作农业工具,这项技术更可能被用作杀灭作物的武器。 因此他指出,无论DARPA本意如何,都在向他国释放令人警惕的讯号,关键其实在于各国如何解读这种讯号。

他指出。

  参与该论文编写的欧洲研究人员认为,若仅仅是宣布该计划,也许能激励其它国家在该领域发展本国技术。 他们还表示,该计划突出了在研发此类技术时、进一步探讨监管与伦理问题的必要性。

北卡罗来纳州立大学高级研究学者托德奎肯称,他并不认为美国军方意图通过昆虫袭击其他国家,但DARPA为该计划提供了赞助资金,给人的感觉很不好,既然这是一项军方计划,自然会引起这类忧虑。 奎肯曾在去年表达过与此次《自然》论文类似的担忧。  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环境健康与工程教授汤姆英格莱斯比认为,该技术是专为保护作物研发的。

但他也承认,这项技术有被误用之嫌。 密歇根州立大学农业与伦理学教授、DARPA顾问委员会成员保罗汤普森指出,尽管美国军方并不打算将这项新技术武器化,但可以预见,人们肯定会产生这种担忧,一旦取得了这种突破,就等于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。

这是道德上的灰色地带,你会想:这件事是不是永远做不得呢?  还有专家质疑,该计划的雄心壮志也许根本无法实现。   北卡罗来纳州立大学昆虫学家、美国国家科学院转基因食品专家小组主席弗雷德戈德指出,要想实现完美操纵,涉及的生物互动关系实在太多,因此该计划奏效的可能性近乎为零。

  该计划也许的确不可行,但瑞尔曼指出,DARPA的作用就在于探索挑战的边界,从而更好地预测未来的威胁。